楚天金報訊 圖為:優惠補貼讓打車軟件受到的哥乘客熱捧 (記者曹大鵬攝)
  圖為:打車軟件改變了很多人的打車習慣
  □文/本報記者王芳 實習生張贇 圖/本報記者曹大鵬
  打車軟件又成為關註焦點。上海市宣佈3月1日起將實施高峰時段出租車禁用“打車軟件”;成都市交管局則規定駕駛員在駕車時用手機搶單,將面臨罰款100元、記2分處罰;北京市交管局日前已開始研究打車軟件相關管理政策。
  各地主管部門陸續限用打車軟件的背後,是打車軟件提供實惠的同時,也帶來了困擾,如的士資源分佈不均衡、擾亂交通市場秩序、帶來駕駛安全隱患等。
  武漢會否限用打車軟件?記者昨採訪武漢市客管處獲悉,武漢暫時不會限用打車軟件。
  ■ 尷尬現狀
  的哥邊開車邊搶單
  前日,田女士發微信講述了自己打車的驚心一幕。她用“嘀嘀打車”從江夏到街道口,司機開車後,其中一部手機上傳來從野芷湖大橋到沌口的約單,隨後司機就和田女士商量,請求田女士換乘另一輛的士,因為他“正好想去沌口辦事”。
  隨後田女士再次用“快的打車”換乘另一輛的士,到達街道口。下車前,的士司機的接單器里傳來要去琴台的呼叫,田女士稱:“我還沒到目的地呢,的哥就忙著搶單,又忙著和叫車的乘客聯繫,感覺打車軟件讓司機的工作節奏緊張了很多,中途還差點追尾,這車我坐得很不安心。”
  路邊“揚招”難打車
  打車軟件的補貼,激發了原本不需要的士的大量需求,不少市民發現,在路邊揚手招車不太容易,不會使用打車軟件的中老年乘客,更是難以便捷打到的士。
  昨日14時,漢口下起中雨,在天門墩附近辦事的周女士準備打車回單位,可連續過去幾輛空的,都沒有停。在等待了10分鐘後,周女士才搶到了一輛剛送客完畢的的士。上車後,周女士向司機師傅詢問,才知道現在師傅都是優先滿足用打車軟件的乘客。“雖然有時候乘客招手不停感覺不太好,但誰也不會拒絕補貼吧。”這位武漢四星出租車公司的師傅無奈道。
  ■ 政府回應
  武漢暫未考慮限用打車軟件
  武漢市客管處新聞發言人李均昨日接受本報記者採訪表示,暫未考慮限制打車軟件。
  對於打車軟件帶來的尷尬,他介紹,客管處目前還沒系統調查,高峰打車難這個問題有沒有打車軟件都存在,並不能因此否定打車軟件的方便性。
  李均表示,雖然有些城市準備限用打車軟件,但是武漢不會盲目跟風,政策出台之前會做大量研究調查。另外,目前的打車難也並非全部由打車軟件所致,下一步武漢可能考慮增加出租車數量,也建議市民充分用到各種公共交通資源,比如公交地鐵,緩解客運壓力。
  ■ 各方觀點
  打車軟件受追捧,是互聯網技術進步給人們生活帶來的便利之一。但諸如分散司機註意力,以及使不用該軟件的司機和乘客處於不利地位,使社會公平受損等這樣的問題亦隨之而來。關於該不該限制使用打車軟件,也有不同的聲音。
  公共資源 不應過於市場化
  ——中國管理科學研究院武漢分院城市交通管理研究所所長 胡潤州
  贊成限用打車軟件,因為公共交通,包括出租車在內,都屬於公共資源,以武漢為例,政府每年對出租車行業都有多達數千萬的補貼,整個出租車行業的市場運營,一直都由政府部門來進行規範管理,價格也是政府定。公共資源不應該完全市場化,打車軟件燒的錢投到別的地方去更好。
  市場行為 不宜過多干預
  ——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、中南財大財稅教研室副主任 葉青
  我不贊成對打車軟件簡單叫停或限用,市場行為沒必要過多干預,打車軟件屬於新生事物,人們的接受會有過程,一開始遇到各種困難都有可能,政府應該加強管理,但加強管理的方式有待斟酌,應該在不妨礙市場自由的前提下保障安全,做好服務。
  (原標題:圖文:武漢暫不限用打車軟件)
創作者介紹

幻燈片

ts77tsxa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